Category: 感想


频率,不确定性

相同一套做法,频率高比频率低有竞争优势。

  • 高频可以模拟低频,低频却不能模拟高频。
  • 高频比低频给你更详细的vision,反馈更快,偏差调整成本更小

不确定性也是分等级的。

 

Advertisements

Mirror, Mirror, Who am I?

Today, blog sub title was changed to “Mirror,Mirror,Who am I”?

Suddenly,the idea of searching similar persons came up。

What are the results?

 

Note:

Internet is a mirror, but not just only a mirror, and it is far from a mirror. Why?

Internet can reflect real world, just as a mirror can reflect the object itself.

But something that does not exist in real world can also live in internet. Then this something may get out of internet and propagate itself in real world. U can not see this feature in a mirror.

答案在文字之外

有时,答案在文字之外。

回头看看computer在现代社会中的广泛使用,那绝对是过去的我无法预见和想象到的。

但既然这种vision已经成为现实,很显然,它在grow成facts时,事先已经存在于某种意志之中。谁是这种意志的主呢?

没有办法

本来以为这样的做法能减少和外界的联系,却发现结果不是如此;

还是不得不和大多数人一样,依赖于某个公司,某个团体而生存。

究其原因,不过是自己也是个人罢了。

 

比如像wooboo这样的公司,还延期发你的工资,即使你的工资也那么少地可怜。

生活,生活,就是如此的无奈。

魔术师王保合-3仙归洞

也许是手法被详细分析之后公告。。。

鬼手王保合很厉害吧,请看这个系列

http://www.douban.com/note/61514793/

http://www.douban.com/note/61521839/

http://www.douban.com/note/61576114/

http://www.douban.com/note/61763679/

这个赵行德也真够牛的,用录像来分析手法,头头是道。(作者不保证它的分析一定和事实吻合)

不过,很奇怪,它引用的王保合表演视频无效了,为什么?    如果有1台摄像机,它的拍摄频率足够快(比如240次/s),那么用它来录下整个过程,基于此再分析,肯定能真相大白。而这,正是说明了快的重要性,速度,速度,还是速度!!!

copy和create的选择

对于大多数的程序员来说,代码就是他的工作结果。

很显然,代码可以是他copy其他程序员的,也可以就是他self create的。

对于他来说,这就是1个选择。

copy,or create,这是个问题?

copy有copy的好处,如果有现成的代码能充要的吻合你所需的功能,为什么不去copy呢?这条路能节省超多的精力和时间,还能充分使用前人的成果,是喜欢偷懒的程序员的首要选择。

copy也有copy的坏处,首先你必须花精力去寻找,而且你还未必能找到;其次,就算你找到了,它也未必正好是你的充要代码,少的你要补上,多的你要去掉;再次,由于这些代码不是你原创,对于5年的项目,维护起来也很费劲(遇到的这类问题已经不少了,Camlayer就是一个例子);最后,还可能存在版权的问题。

想必大家都知道什么是费劲吧,嘿嘿!

create有create的好处,首先是你不必依赖他人;其次是自己的想法实现,做到充要相比前者要easy些;再次,出现的大部分问题应该都能及时解决;最后,没有版权纠纷。

create有create的坏处,最大的问题是“create的周期较长,而且要求程序员具有God一样的思考能力”。

有读者问了,什么是有God一样的思考能力?当代数学大牛里说的这家伙就比较接近于God,第一个推理出人类脚下是个球面而不是平面的也勉强可以算吧,说是地球绕太阳转而不是太阳绕地球转的那个也算吧。

 

copy/create的比例到底是多少合适?按照标准的不同,作品所属领域的不同等等,答案也是不同的。

人的力量如蝼蚁,再拼命,再使出吃奶劲,天时不到,也是白费。

成败乃是那一念之间的事情

成与不成,乃是那一刹那之间的信念。

那一刹那之间,出现了多条路,而你当时必须做出选择。

当然,即使当时做出了某个选择,事后仍然有机会回来再做另外一个选择。

问题在于,你的大脑能不能罗列出所有的选择?然后,你还能记住这些选项?再然后,你是否还能正确执行这些选项?

另外一个问题是,纵向来看,分叉点太多也是个问题,能不能用最少的分叉点来到达目的地呢?

感慨一下

有个词叫empathy,中文翻译为同理心,大体的意思就是说能从他人的角度考虑,或者说能够模拟他人。

很显然,能够模拟他人是一种能力,不是所有人都能具备这种能力的,也就是说不是所有人都能empathy的。

即使是在empathyer中,这种能力也是分高低的。有些仅能在思考上模拟他人,有些仅能在语言上模拟他人,有些则仅能在行动上模拟他人。这也许是个排列/组合的问题,能够完全在思考,语言和行动这3方面模拟他人的,当然是顶级的理想状况。

一点点小感想

工作之前,俺以为自己是人;

后来发现,其实自己是台机器;

现在忽然又发现了新的答案,哦,原来俺自己是个机器人。

 

2012/01/13    忽然问自己,机器人的定义是什么?2010/05/26日我心目中的“机器人”和今天我心目中的“机器人”是否是同1个?

2014/07/21    God do not care if u are机器,人,机器人,人机器,他只要你能完成任务就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