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龙门寺

很快到了龙门寺,司机显然和这庙很熟,帮我们联系了一个女居士,免费为我们讲解,该居士身着灰色衣服,用衣服也许不太合适,也许是长袍,留长发,脸上似乎涂了了一层油脂,据我判断不是化妆品,显得很亮和光滑。我对讲解的内容其实不是很感兴趣,倒是对她比较感兴趣,所以就问问题。

  1. 什么是居士
    得到的答案是居士似乎是俗家弟子的同义词,不是很确定,因为很显然这位女居士对我的问题不感冒,她更喜欢讲解龙门寺的那个露天大佛和跪拜礼

本来还想问她一些关于她的皈依历程的,不过很显然我的问题并没有太多的机会被提出,略过。

她是个很虔诚的居士,当说到如何行跪拜礼时,从她的动作的标准程度和脸上的庄严表情就能看出这点;很热情地,她邀请我加入行跪拜礼的行列,我婉言拒绝了这个要求,也许是这个决定导致了她的不愉快。尤其是当后来她发现我用手机录音的时候,更是恼怒说

  • 这位施主,你到底是要知道些什么

我赶紧解释一番,然后关掉录音,她才作罢;然后开始谈即将前往的地藏菩萨厅,据她说,地藏菩萨是位历史上存在的真人,似乎是朝鲜的某个贵族,真身存在安徽九华山,到现在还没腐烂呢,每年该真身的指甲和头发都在长,专门有人为它修理呢;然后比较了毛主席和该真身的处理,说毛是用防腐剂的而这不是,似乎暗示该真身级别更高些。那位对九华山,地藏菩萨的道场有了解的朋友,可以站出来说说真实的情况是什么样的么,呵呵。

最后,她专门劝诫我,不要在跟她去地藏菩萨厅,因为那里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去的,我笑嘻嘻的不是很在意,当她引导其他人进入时,我并没有立即跟入,而是稍微延迟一些;但即使如此,当她看见我时,仍然没有放过我,虽然用词委婉,但意思还是让我离开。奶奶的,此时我的确真的不爽了,一句不吭转身就走。

后来我跟那司机聊时,借机发作,大声曰以至很多人都能听到

  • 佛有说过来龙门寺就要对佛磕头的么
  • 磕头讲究你情我愿的嘛

如此等等,总之发了一通牢骚,搞地司机都离我远远的……

anyway,最后结束时还是跟女居士说了声谢谢,毕竟她是义务讲解,然后司机驱车带我们前往五爷庙,五台山香火最旺盛的庙宇。

二、五爷庙

五爷,即是文殊菩萨的诸多化身中的一个;据说该庙非常灵,所以到这个庙来烧香的人特别多,一直到我离开五台山的时候,还遇到一个跑长途生意的司机虔诚地跑去烧完香再启程,据他说,每次烧完香后生意都特别好。

和刚才在龙门寺一样,我也没有和同车的那两个乘客去烧香,而是对一直鹩哥感兴趣,当我走近那鸟笼时,注意到一和尚;和在望海寺脸上没有笑容的和尚不一样,他正在和别人在嘻嘻哈哈,显然他很快乐。谈话中发现他今年27岁,出家已经9年,也就是18岁开始出家;很得意地指着旁边一汉子说,“这是我的准弟子,要我给他剃度,可时机还没成熟呢,实在是不行啊”!看那汉子约莫30-40之间,年纪比他还大些,

我说,“这位徒弟年纪比舒服您还大些吧,那怎行呢”。

旁边有人说,“出家拜师可不分年纪大小的”。

然后又跟和尚聊了一会,具体内容和顺序记不太完全了,只记得这庙里当和尚并无工资,每月仅有七八十元的补助,并且这庙不提供挂单。

嗯,这是我看见的五台山第一个面带笑容的和尚。

五爷庙旁边还有个小舞台,供演戏的剧团使用,很碰巧还感上了一出。

DSC00094 DSC00095 DSC00096

到达宾馆时,已经下午三点左右了,感觉很累,所以就决定不再玩,先休息再说。不过这个宾馆条件实在太差,马桶也不好使,开了门窗还有苍蝇飞来飞去,刚到陌生地方,将就一晚吧,第二天就换了一家卫生干净和设施齐全的,价格也不贵,120元/晚,后来还发现一家三星级的,鑫海贵宾楼,也就150元/晚,可惜那时我都准备离开五台山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