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说win时,就一定是击败了竞争对手,获得或俘虏了某项成果。

比如昨天的羽毛球赛,我和同事陪对,和另外一个对选手打比赛,显然这是比赛(意味着要分输赢),作为参赛双方,想必没有任何一方说,我来打比赛是要输球的。所以,结果必然是一方要成为loser,这没有办法,竞技比赛本身性质就决定了这样的必然结果。

比赛结果很激烈,当我卷入到这个过程的时候,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比分,全身心投入了,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击败对手,依靠平时的意识,累计的战术本领,和临场发挥。

而工作的本质,也是如此,也是一项竞技,只不过是在一个不相同的领域。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