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用名来描述名,正是语言的特征之一”。

“语言天生就是哲学的一部分”

这是跟一位mm聊天时,mm提到的一句话,让我映像深刻,虽然这句话未必是这个mm首创。为什么呢?

如果说,平时我们使用各种语言对computer做编程的话,那么一定是有某种力量在使用语言来对我们做编程。

到底是我们驾驭语言,还是语言驾驭了我们?这个问题就如是以下问题一样令人深思,是我们上了网,还是网上了我们?

所谓的internet上充满了各种spirit,他们在寻找各种载体,而我们做为个人,一旦和它连接,这些spirit自然而然就会附体到个人身上。

而个人做为internet的连接者,他不是spirit的输出者(那么是他上了网),就是spirit的接受者(那么网上了它)。我相信,能上网的毕竟是少数人,大多数人是被网上了的。哈哈!!

再回到原题,到底是我们驾驭了语言,还是语言驾驭了我们?

我们每个人都可以使用语言,语言就如internet一样,架起了个人之间的联系桥梁。那么,人操纵自然语言的能力,就如是computer programmer操纵programming language的能力一样,都是有高低之分的。显然,和上个问题一样,我相信大多数人是被语言驾驭的,只有少部分人才能驾驭语言。

让我们再看看其他类似的问题,是我们驾驭了车,还是车驾驭了我们?同解,某少部分人通过车驾驭了大多数人。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