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RDU Airport候机的是时候,有个美国鬼子主动找我闲聊,吓了我一跳,因为他用普通话跟我招呼。在rtp待了两个半月,working时总是和鬼子说英语,猛然有人用比较纯正的国语和你招呼,当时的feeling居然是那么地surprised和happy。
 
鬼子来自Willmington,是康奈尔大学研二的学生,环境保护专业,研究丹顶鹤的,因为康奈尔和中韩政府有合作项目,所以这次去韩国,不过他以前到过中国北京,湖南洞庭湖,江苏无锡,为此还专门花了一年的时间学中文。我很惊讶于他的中文口语如此出色,仅仅就花了一年的时间,想想俺从11岁开始,学了16年英文,结果说起来还是结巴,惭愧啊!!!
 
鬼子还向我表达了他对中国的喜欢,拿中国和韩国对比,拿北京和汉城对比,拿普通话和韩语对比。最后得出结论,他感觉自己特别喜欢说中国话,中国话对他而言有特殊的含义,一说起来feeling蛮好的;还有就是他很喜欢中国的历史,可惜很快就登机了,没有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再聊下去。不过我总算明白他怎么会主动和我打招呼了。奇怪的是我怎么说中国话时,就没有这么好的feeling。
 
这个experience叫我明白的一个道理,就是,在中国碰到美/英鬼子,如果你主动用英语和他招呼,他也是会suprised和happy的。
Advertisements